海派牙雕 中国牙雕流派中的一股清流

2020-03-08 19:44 猛犸资讯 猛犸工厂

厉害了!传说中的救世主弥勒佛(Maitreya)和弥赛亚(Messiah)有关系?



上海牙雕以其独特的细花工艺,成为中国牙雕的一个重要流派,在二十世纪中后期达到辉煌的艺术顶峰, 上海象牙雕刻的历史可追溯至4000多年前,但直到18世纪40年代开埠后随着福建、江苏、北京等地牙雕艺人的陆续到来,上海牙雕才真正开始发展起来。代表作品有《白螺姑娘》、《蚌景》、《十八罗汉斗大鹏》、《琵琶行》、《大河下》、《春景》、《龙船》、《江南风光》等珍品。

 


海派牙雕作为中国牙雕的一个重要分支自1898年《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做出的关于象牙国际禁贸的决定后逐渐沉寂。相较于北京、广州、苏州牙雕,海派牙雕作为中国牙雕的一个重要流派没有随着我国取得2008年非洲四国合法象牙的贸易伙伴国资格而兴起。而今天作为中国牙雕的一个组成部分,海派作为文化的重要载体,应再创牙雕的艺术辉煌。

 

海派牙雕的特色

1、起步晚,起点高,融汇众家所长,本土特色鲜明,是地域文化的浓缩。

“海纳百川,兼容并蓄”是海派文化的重要特征,其牙雕文化也是一样。中国象牙雕刻的历史悠久,在几千年的发展进程中逐渐形成了以北京、广州、苏州等地为代表的几个中心生产地,并在长期的地方文化的影响下形成了带有各自地域特征的风格。相比之下,上海牙雕的起步则很晚。1843年开埠后所形成的特殊的地理环境及“移民为主、五方杂居”的人文条件,才真正促进了本土牙雕业的兴盛。开埠后,陆续有大批来自各地的优秀牙雕艺人来到上海,开坊授徒、交流技艺,使北京牙雕雍容大气的宫廷艺术风格,广州牙雕玲珑剔透的南国凤韵,苏州牙雕典雅醇厚的文化气息,南京牙雕古朴庄重的仿古韵味在这里形成交汇,获得有机的统一,并最终熔炼出独具本土特色的细花工艺,使上海牙雕在不到200年的时间就站在了一个很高的起点上,成为中国牙雕文化一个重要的分支。其所蕴含着的民族性、民俗性,较之其他地域流派的牙雕似乎更胜一筹。

 


2、踏潮流,跟节奏,蕴含时代气息,生命力强劲,是当代文明的重要载体。

死去活来 象牙篾丝工艺的前世今生

牙雕凝结和浓缩了中华民族的智慧,不仅是文化的载体,也是民族历史的见证。上海细花牙雕作为我国牙雕的主要流派之一,建国后在创作上曾精品迭出,表现题材上更是具有与时俱进的特征。

 


3、老前辈,新继承,沪上英才云集,人才优势尚在,是技艺传承的有力保障。

1949年建国后,上海作为全国工艺美术的重要产区,曾孕育了一大批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牙雕艺人。如早期的冯立锦,因善用透雕技法,作品内外景融合,具有婉转含蓄、幽深回旋的艺术效果而成为细花工艺的代表人物;如以牙雕人物见长的蔡健生,制作刀法大气、简练、传神,造诣深厚且锐意创新,是上海象牙雕刻的一代宗师。年青一代既有以周百均、梁端玉、陈海龙为代表的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又有徐根双,张迎尧、顾国钧、顾振鹏、蒋海勇等上海市工艺美术大师。以《精卫填海》、《西厢和月》、《桃花源记》为代表的周百均,凭借“构思新、造型美、雕工精”蜚声沪上,其以振兴与传承海派牙雕艺术为己任,恢复了中断近二十年的上海牙雕创作,更在2006年领衔上海工艺美术总公司象牙大师工作室培养新人,使上海濒临捎亡的象习:雕刻艺术有了新的传承;以《琵琶行》、《水仙花神》、《梁祝》为代表的粱端玉,东渡日本留学,通过十几年的刻苦钻研,已基本掌握了日本民族的雕刻风格,成功复活了象牙劈丝工艺的陈海龙,使已失传百余年的民间绝技“象牙篾丝编织”得以复活,并重新焕发出新的光彩,入选《第二批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以《鱼景》、《三借芭蕉扇》为代表的徐根双,是细花雕刻名师徐万城之子,新时期他继续钻研细花工艺,成为当代上海细花雕刻的代表;以《释迎塔》、《仿秦始皇铜车马》为代表的张迎尧,牙雕《仿秦始皇铜车马》获第四届中国工艺美术品百花奖金杯奖……。这些工艺美术大师每个人都身怀绝技,且都有较长的从业经历。尽管因客观条件的限制,他们中的某些人不得不放弃习二雕,但他们是上海工艺美术界的宝贵财富,更是海派牙雕重新振兴的希望。

此外,以上海特殊的国际地位,有足够的优势吸引八方才俊前来求学发展,加之工艺美术类院校专业人才的加盟,海派牙雕传承所需要的人力资源将增添了新渠道。

 


4、靠库存,寻引进,原料压力暂缓,行业渐露曙光,借势传承发展。

中国的传统牙雕历来以非洲象牙为主,但自1990年我国承诺不再进口非洲象牙后,全国的象牙加工业所需的原料都断绝了来源,仅靠原有库存勉强维持,绝大多数企业因原料储备枯竭而倒闭,或停产、转产。随着外贸部门停止供应原料,上海牙雕业采取了紧急措施,如今利用猛犸象牙作为象牙的替代品,在保持技术不失传的原则下, 沿袭了海派牙雕的精髓。


 纵观我国的象牙雕刻,流派纷呈、名家辈出,上海牙:雕以其极具魅力的海派风格曾经独领风骚。虽说巅峰时期已过,从前购销两旺的局面已不可再现,但承载着地域文化和时代文明的艺术创作是拥有无穷的生命力的。海派牙雕所蕴含着的民族性、民俗性,较之其他地域流派的牙雕相比其他四大流派似乎更胜一筹。

悟:『传·承』与「Tra·dition」中的精髓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