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匠人埋头钻研折扇手工技艺:这辈子,我只想干这个行当

2020-09-11 16:53 非遗匠人 青蓝猛犸

古代匠人地位低下,有哪一种工匠,雇主无论如何都不愿开罪?

这种工匠类型是:木匠。 在古代,人们最推崇的是参加科举,考取功名,然后当个一官半职,这就是常说的衣锦还乡。 的确,在封建社会生产力没有这么发达的情况下,想出人头地是非常困难的,一切都以权力为中心。倘若人们没有点才学,下到黎民百姓上到士大夫、皇

怀袖雅物 清风徐来(工匠绝活)

【绝活看点】

16道工段、145道工序,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荣昌折扇工序繁琐,尤其考验刀工,一刀偏差便前功尽弃……“80后”匠人李道良不仅继承传统技艺,掌握全套荣昌折扇手工技艺,更大胆创新,改良工具,打磨出一件件精美的折扇工艺品。

“唰唰唰”,指尖握着竹片,刀锋滑过,细碎的竹屑从掌中簌簌飘落,李道良(见图)头歪斜,眼紧盯,手指在扇柄的边缘摩挲,足够光滑;再挥动几下扇柄,硬度合适!他终于放下手中的工具,露出满意的笑……

圆头、短柄、长刀……两米见方的工具台上,散落着十几种不同样式的刀。“做荣昌折扇,费刀工。”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荣昌折扇工艺复杂,背后是从取料到成扇的16道工段、145道工序。一般来说,两个月方能成一扇。

走进重庆市荣昌区昌元街道,树林掩映处便是他的折扇工作室。一大早,记者走进工作室,却没看到李道良,原来他跑去“敲竹子”了。“向阳,脆生生。”竹林里,李道良边敲边听,选了竹子背回家,料头就定了。

快刀、割青、分片……只见他拿起圆头小刀,分割扇骨,在桌面依次排开。“不是每一片扇骨都能用。”李道良介绍道,挑扇骨最考验眼力,要分析纤维走向、颜色、厚薄……扇骨不统一,即使扇面再好看,也称不上荣昌折扇的精品。

接下来,就是最难、最重要的工序——削扇心。“一把好扇骨,要两头宽、中间窄。”跨上长条凳,双手拿起50厘米长刀,“咔嚓咔嚓”,几刀下去,扇骨就有了弧度。尚未来得及细看,只见他又换成了短柄刀,挨个打磨。鱼尾、水波浪、花排、花瓶……扇片的形状不同,但腰节必须一致。

传拓30余载的非遗老匠人:留存千年历史的宝贵印记

中新社石家庄8月31日电 题:传拓30余载的非遗老匠人:留存千年历史的宝贵印记 作者 李晓伟 将宣纸轻轻覆盖在一方汉砖上,用水润湿,毛刷捶刷宣纸紧贴汉砖后,再用涂抹着朱砂的拓包均匀地拍打……刘秀峰一番操作后,砖上奔驰的骏马、威武的士兵、天空中盘旋的

考验一位折扇匠人,主要看刀工。“下刀要稳,稍微偏锋,就得重做。”这门手艺,李道良从12年前开始练。最初半年,李道良不敢用好的竹料,每天拿着师傅做剩下的边角料练习,一周能练废几千片扇骨。有时晚上吃饭,拿碗、捉筷,两条胳膊都在发抖。“做扇子,就是手上功夫,没啥子诀窍。”李道良笑着说。

透过阳光,扇骨如玉,片片宽度不差分毫。折扇小,却处处精巧。若要人拿着舒服,需要扇柄光滑,弧度适宜,分量相当。这全指着李道良的指尖技艺 “削纸口”。刀工不难,却耗心力。每个竹片的纹理不同、形态各异,采用机械化处理,很容易损伤扇柄,这便需要折扇匠人手工打磨。

学机械出身的李道良喜欢琢磨,“你瞧,这是我改良的‘马脚’。”一把折扇开合自如,扇骨间距不差分毫,靠的就是如指甲盖大小的“马脚”。工作室里,类似的模具不少,钻眼、打磨、雕刻……在李道良巧妙的心思下,工具有了细微变化,让成品折扇愈发精美。“模具只是辅助,关键在手。”

敷上扇面,再按照扇骨宽度,一一折起。等到漆、刁、嵌、刻、烫花、小磨、铁金、银粉写画等技艺完成,一把折扇才算完工。“荣昌折扇以‘柔、轻’闻名。”李道良说,扇面如同水波,柔软而有律动,静坐室内,轻摇折扇,感受到徐徐而来的扇面清风。

工作台上,模具、成扇、竹片……却独独不见草图,“折扇的模样早已刻在脑子里。”李道良面带微笑,“靠手,更得用心。”

起身握手道别,记者感受到他指间满是老茧,几个刀口刚刚愈合。“做折扇嘛,都是常事。” 李道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一天不摸扇子就手痒,这辈子,我只想干这个行当。”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本文源自头条号:光明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手艺人,守艺人

暮暮朝朝,句句章章 这是第626篇原创文章 宁波南塘老街 位于浙江省宁波古城南门外 曾经是旧宁波商贸文化聚集地的“南门三市” 位列宁波八大历史街区之一 也正是在这片城市的老街 让我们还能感受到古朴的文化底蕴 也庇护着这样的一群 手艺人 泥 塑 泥塑艺术 是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