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85后手工匠人,用团扇惊艳世界,众多当红明星都用他的作品拍摄大片

2020-07-29 4:55 非遗匠人 青蓝猛犸

寻访日本匠人精神 | 深泽直人:打造民艺里的生活美学

最美的东西就像一碗白米饭,没有各种调料之杂味的对冲和抵消。 如果把日本当红的产品设计师深泽直人和民艺两个字联系在一起,恐怕是一个互斥的组合,一个让人联想到五光十色的商品社会,一个却是散落在时光深处的不起眼之物。可是2012年起,深泽直人担任日本

“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

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

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团扇,

一直都是很美好的存在——

团扇状如圆形,有团圆、圆满之意,

美人持扇半掩遮面,秋波暗送……

正所谓

“银烛秋光冷画屏,

轻罗小扇扑流萤”

含蓄悠远的东方美,

就蕴含在这小小的团扇方寸间。

团扇传承上千载,

至今依旧热度不减。

在苏州就有这样一位

年轻的85后手工匠人李晶

带领着一帮身怀绝技的老工匠,

将千年团扇技艺在当今发扬光大。

李晶,“嗜闲居”创立人

他所创立的“嗜闲居”出品的团扇,

不仅在市场上受到热捧,

多次出国参展,

还曾被超模刘雯、明星周迅、陈坤等,

用于时尚大片或是影视剧的拍摄之中。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河道纵横,园林密布的江南,

从来就是人杰地灵之地,

风雅的才子,巧手的匠人,

自古也是于此聚集。

1986年生人的李晶,

也和温婉的江南之地气质一样,

清秀儒雅,随和亲切。

他自小喜欢戏曲,

对京剧、昆曲都颇为迷恋,

爱屋及乌,

他对戏曲中的服饰、道具也都十分痴迷。

大概6年前偶然的一次机会,

他收到一把老团扇,

有些损坏想找人修复,

没成想却未能如愿。

红酸枝柄《疏荷沙鸟图》缂丝团扇

既然找人修不了,

那为何不自己做?

机缘巧合,李晶就这样走进了团扇的大门。

“团扇从工艺的角度看,

入门并不很难,无非是扇框、扇柄和扇面,

看起来很简单。”

不过深入其中,却发现其实大有门道。

“团扇制作是一门很综合的技艺,

大漆、刺绣、雕刻、结绳、

金银錾刻镶嵌……

林林总总的传统工艺都能用到。”

黄杨木柄清代刺绣团扇

制扇框、勾画稿、制扇面、

制扇档、制流苏、裱扇面……

道道工序走下来,

一把上佳团扇,

还真是集传统工艺之大成的作品。

梅鹿竹柄清单蝙蝠菊花纹纱面团扇,镶嵌银錾刻佛手扇档

李晶很喜欢缂丝团扇,

缂丝在宋元时被用于皇家织物,

其织造过程挑经显纬,极其细致,

因其能自由变换色彩,

所以很适合反映书画作品,

“一寸缂丝一寸金”“织中之圣”之称,

而苏州正是古代缂丝织造技艺的兴盛之地。

红酸枝柄镶嵌银錾刻玉兰缂丝蝴蝶团扇

在嗜闲居工作室,

李晶更像是一个总导演式的灵魂人物,

总体设计由他把控负责,

具体制扇也是亲力亲为。

而和他组队的,

则是他千方百计找来的老师傅,

缂丝、刺绣、木雕、

大漆、流苏、金银细工……

“复古”,让传统技艺能保留流传下来,

并让传统之美进入现代人的生活,

是这个85后匠人所带领的团队

要实现的第一要义。

湖色清代寿桃纹杭罗团扇

“我们所做的复古,

并不是简单的照搬古人,

更多的是带有自己思想的‘复古’,

希望能最终呈现出中式审美的面貌。”

清代红木扇柄缂丝荷花团扇,扇柄镶嵌蜻蜓,可将蜻蜓取下作为吊坠

在这位年轻的85后匠人看来,

他的工作和生活是无法分开的一体。

总觉得我迟早要成为一个手工匠人

总觉得我迟早要成为一个手工匠人,比如,去景区卖绳子 这么好看,肯定有人喜欢,就是编织太麻烦,太浪费时间了。苏陀迦 对头,巨麻烦

他有时能一直画团扇设计图到凌晨三四点,

也一点不感到烦躁和疲累。

“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乐趣,

而不是一种负担,

因为我做的是我最喜欢的事。”

紫檀镶嵌清代牛角刀把扇柄刺绣菊花蝴蝶图团扇

紫檀柄清代菊花纹刺绣团扇

并非工匠世家出身,

李晶进入团扇制作的行当,

其实很吃了一番苦,下过很深的功夫。

找老工匠请教,自己查资料摸索,

最关键的还是“勤练习、勤思考”

“我花了很多时间,

去研究白玉、翡翠、珊瑚、玛瑙,

了解绫罗绸缎缂丝刺绣工艺,

去博物馆看展,在文玩市场淘宝……”

当然,还有夜以继日地画图和制扇,

手上起了泡结了茧,

对于李晶来说,这些都是家常便饭。

清代烙画柄白头杏花图缂丝加刺绣扇面宫廷款团扇

“这是一个递进的过程,

现在回头看以往,

也能看到自己的进步。”

数年的磨练,

李晶的功力已经大为长进,

他依然保留了当年初学时制作的一把扇子,

“留在那里,时时提醒自己不要放松。”

清代鸡翅木柄镶嵌清代白玉帽花配清代宝相花纱面团扇

工艺工艺,“工”之外,更看“艺”

除开在技艺上追求极致,

李晶其实更看重作品的韵味和审美。

“别人对我作品的评价,

我不希望是‘巧夺天工’,

而是说‘这把扇子很文气’。”

在李晶看来,

中式传统美学讲求的是一种文人精神,

主导着中国几千年的文化,

同时也影响着中国的传统手工艺。

“这其实代表着中国古人的审美,

那就是讲求个人的操守和品德,

天人合一,自然而然,意境悠远。”

紫檀镶嵌银梅花柄缂丝蝴蝶团扇

秉承着这样的审美追求,

李晶作品的灵感来源

也是天马行空,来自万事万物。

除了团扇,

李晶的工作室还设计制作古典首饰。

后院初开的荷花,

博物馆里文物的花纹,

陈老莲的奇石梅花图,

温庭筠的诗词,

甚至朋友家可爱的猫咪,

帮厨姑娘炒的一盘时鲜的螺蛳……

都会启发他,成为他作品的重要元素。

紫檀柄缂丝兰花团扇,扇面镶嵌蝴蝶,蝴蝶可取下作为吊坠

“嗜闲居”首饰作品

“我们复古,

是想把传统中适合现代的元素提炼出来。

传统和现代并不是对立的。”

李晶的作品,有着他自己的巧思,

他曾把首饰和团扇结合在一起,

还曾把印章也做到了团扇上,

“还做过团扇和香囊的结合,

扇风的时候香味就可以飘出来,

很好玩。”

清代刺绣香囊款团扇,清代和田玉可取下做吊坠,也可放香料进去,使用时生香

李晶心目中的好作品,

“工和艺都要到位”

而他眼中出色的手艺人,

则是一个全能选手,

各种风格都能驾驭,都能做好。

虽然在圈子里已然是大名鼎鼎,

但李晶依然把自己的团扇和首饰作品,

定位为手工艺品

而不是高高在上的艺术品,

“它不能像艺术作品一样,

需要一定美学知识才能鉴赏。

而应该是能雅俗共赏的,

有人能看到背后的文化和内涵,这很好;

有人只是觉得‘哇,好漂亮’,这也不错。

能让大家了解传统,

和传统有一些交流,

能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一些小的改变,

和一些不一样的感受,

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

文字由“人民日报文创”原创;图片来自李晶。

本文源自头条号:全国文化产业信息平台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马晓燕 ‖ 匠人

匠 人 马晓燕 去年到重庆看望在四川美术学院读大学的女儿,顺道去磁器口古镇游玩,被一处银匠铺吸引。 磁器口古镇(图片来自网络) 铺子极小,墙壁四周挂满了精巧别致的各种银器、手饰。铺子靠墙处两个年轻、文静、纤瘦的女子低着头,安静地坐在木凳上,其中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