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位手艺人的匠心养成记,一人一技,一技一生|守艺福州

2020-07-28 4:53 非遗匠人 青蓝猛犸

马晓燕 ‖ 匠人

匠 人 马晓燕 去年到重庆看望在四川美术学院读大学的女儿,顺道去磁器口古镇游玩,被一处银匠铺吸引。 磁器口古镇(图片来自网络) 铺子极小,墙壁四周挂满了精巧别致的各种银器、手饰。铺子靠墙处两个年轻、文静、纤瘦的女子低着头,安静地坐在木凳上,其中

近几年开始,匠心逐渐成为了一个火爆网络的词汇。

《我在故宫修文物》、《了不起的匠人》等一批记录片向观众展示了很多手艺人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我在故宫修文物》

《了不起的匠人》

对于手艺人,所谓匠心,就是不惧枯燥和漫长;所谓匠人,就是一生只专注一件事。

蒋朝辉、罗常征、邹建宁

他们的一生单纯而有趣,有着我们羡慕不来的豁达和专注。

我们希望在这个快餐文化的年代,这些日复一日沉淀技能的匠人故事,能给你治愈人心的安定力量。

01

朝晖香道:清心悦神,我的“雅”生活

“浮生性静无多事,大隐身轻自出群。雅室常闻香待客,好花独擅色逢君。”

——蒋朝辉

焚香是宋代文人的四大雅事之一。宋代文人雅士乐于焚香读书,品茗操琴。南宋文人吴自牧于《梦粱录》中写道:烧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宜累家。”

而对与制香师蒋朝晖来说,焚香品茗是生活乐趣,制香是一种美好的生活方式。

蒋朝晖是“朝晖香道”品牌的创始人;香道师、手工制香师,中国柔香创始人。

身为古法制香师的,对中国传统香道的研究必不可少,在蒋朝晖的工作室的书格中整齐摆放着数本大部头书目,《十三经注疏》、《黄帝内经》、《香乘》......其中有关于香的记载和制香的理论依据等等。

他通过《黄帝内经.素问》悟到了独特的“五数干粉合香”手法,并运用于线香制作及香道教学。

在数年的制香实践中,他还研发出了独特的柔香,这种香保留了柔软的特性,可直可弯,绕指而不断。

柔香是研究传统文化阴阳五行相生相克之理的结晶,在制作过程中必须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香粉配比,特定的调香手法,才能将天地之间的柔这种物质保留在线香中,使制成的香在晾干后仍然保留柔的特性。

现在,很多制香工艺都被机器所取代,但是蒋朝晖仍然坚持手工制香。

他觉得,制香也是一种美好的生活方式。制香能静心、宁神、除杂念。这与提倡“清静、恬澹”的东方哲学思想其实很合拍,也符合佛道儒的“内省修行”的思想。

古时候,文人相聚,能有自制的好香是一种荣耀;在现代,朋友相聚,能够焚香一炷是一种境界。制香师研习传统制香便是让我们感受了古代文人雅风,在袅袅青烟中感受世事变迁。

02

罗常征:他“补”的那些破碗,是别人的宝贝

“这些瓷器,有些人用了一辈子,是他们的无价之宝。我把这些破碎的物件重修于好,也是想修复一份破损的情感。”

——罗常征

建盏匠人杨敏:由四大美人构思的建盏,到底有多美?

建盏匠人杨敏:由四大美人构思的建盏,到底有多美? 每日分享建盏知识,点击进入——高端建盏圈子,欢迎来加入 若用美人来形容建盏,那定是作为一种可以端庄雅正之美,独特的光华和敛静的色调,缓缓进行穿越中国古今光影,款款走向我们美好时光深处。 四大美

锔瓷,相传始于宋代,是一门古老的民间手艺。

在锔瓷匠人手里,碎裂的瓷器被赋予全新的生命,缝合出独特的美意。他们修补的不仅仅是破碎的器物更是人们的惜物之心。现在这项技术仍旧存在。

“守艺福州”曾采访过的罗常征就一直沉浸在他的“缝缝补补”中。

锔瓷是一门精细复杂的技艺,所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儿”。想要修复好一个瓷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找碴对缝捆瓷、定位记点、打孔、锔钉、补漏......每个环节都是重点。其中打孔是最难的,这也是最考验手艺人的地方。打孔一般打到瓷器的三分之二,有些瓷器比较薄,打孔时都是毫厘之差,而且还得保证孔要对称,最后再用小锤细心敲牢。

锔瓷的地盘

金缮的地盘

为了将器物的价值和美感更好地表现出来,罗常征不仅仅局限于锔瓷,金缮、金工、包边、漆艺、镶嵌等等都被他收入囊中。每次他都会根据器物的年代、器型、破损部位等,选择与瓷器气场最契合的方式进行修补,让瓷器臻于完美。

一次次冥思苦想,一次次挑灯夜战,罗常征却乐在其中,“我要确保每个瓷器是做好了,而不是做完了,做完其实很简单,但做好需要一辈子。”

锔瓷,对于罗常征来说,不仅仅是为了谋生,更是为了一份情怀。

03

邹建宁,重现1000年前活字印刷术的“修谱师”

“木活字印刷是祖传的手艺,从我爷爷那代就开始了”

——邹建宁

活字印刷术是我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对现在的人来说,活字印刷年代久远,似乎只存在于影像里。在福建闽北的小县城——宁化县,这项千年前的活字印刷术依旧在传承。

然而,传承一项古老的手艺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由于每次修族谱的时间跨度在三四十年,这个期间木活字印刷在当地基本没什么手艺活可做。”仅是依靠木活字印刷没办法生存,很多人都转行做其他的手艺。

邹建宁亦是如此。他在县城摆摊谋生,做一些手艺活养活家庭。帮人刻过印章、做过版画、也经常去寺庙里刻一些菩萨、观音的木雕像,甚至还帮人打锁修匙。

在得以谋生之际,重拾木活字印刷这项手艺一直在他脑海里徘徊。邹建宁内心挣扎了许久,在家人的支持下,又开始重操旧业。

邹建宁,1963年出生于福建宁化县,是三明市木活字印刷术传承人。邹建宁从14岁就开始学习木活字的雕刻印刷,20岁出师自立门户,至今已有40多年的时间,期间修订过不同版本的族谱约有70多本。

“修族谱是非常枯燥、清苦的一件事情,少则3个月,多则1年。”以前帮别人修订族谱,邹建宁都是把所需的木字担到那户人家里。

虽然单个木字很轻,但是一两万个木字加起来也颇有分量。加上以前交通不方便,山路蜿蜒崎岖,就算天不亮出发,也不一定能在当天赶到,所以风餐露宿也是常有的事。

为了尽快修好族谱,邹建宁每次都是起早贪黑,连吃饭也是匆匆几口就解决了。

要说修谱时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教村民认一些字,帮他们写信寄给远方的亲友。“相比古时的谱师来说,差得远了,他们可都是秀才呢”邹建宁谈起这个颇为自豪。

如今,邹建宁的儿子和2个徒弟都坚持跟着他学习木活字,让这项古老的的手艺一直“活”下去。

蒋朝辉、罗常征、邹建宁不断地用自己的双手去打磨锻造,制作出一件件精美的作品。

即使现在工业化发达,但我们依旧相信用双手做出来器物的是有生命的。因为它们被光阴浇灌,被岁月打磨,有了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生命。

本文源自头条号:海峡文艺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赵德强:手工制作红木鸟笼的匠心匠人

来源:廊坊云报 廊坊日报讯“提笼架鸟”是老北京的一道风景,对京津冀地区的人来说并不陌生,一度成为这些地区生活的“代名词”。如今,遛鸟这种休闲生活方式,也属常见。清晨,老大爷提着鸟笼走在绿荫的小路上,哼着小曲、遛着鸟,很是惬意。 鸟笼主要分为: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