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美术行业艺术大师”孙云毅|匠心制作,破解“鸡油黄”秘密

2020-06-30 22:30 非遗匠人 青蓝猛犸

开封16人被授予省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

来源:开封网 开封网讯 全媒体记者赵月琴报道 6月29日,河南省第七届工艺美术大师(开封)证书颁发仪式举行。开封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员程芳、魏然、陈连义、刘兰昌等16人被授予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 据悉,在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的高度重视和关心

【导读】

鸡油黄”琉璃因色泽、油润度酷似养了很久老母鸡腹中的鸡油而得名,盛产于清雍正、乾隆年间,被世人尊称为“御黄”、“黄玉”。“鸡油黄”琉璃因其配料昂贵,制作工艺复杂,成为历代收藏家首选藏品。但随着时间推移,“鸡油黄”研制资料和有关实物相继流失。

在淄博博山,有位钟情于“鸡油黄”琉璃的匠人,让“鸡油黄”重现往日的辉煌。他是孙云毅,几十年如一日潜心研究琉璃历史文化及琉璃制作技艺,用自己的坚持和精益求精研制出的“鸡油黄”。他的作品已经成为博山琉璃艺术的标志性产物,孙云毅和他的团队不仅掌握着“鸡油黄”研制方法,也让“鸡油黄”的生产成为可操控的状态。

【简介】

孙云毅,1967年生,山东博山人,师从陈东顺大师学习内画艺术,现为中国玻璃(琉璃)艺术大师、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

2017全国“最美职工”、第十三届“全国技术能手”、泰山产业领军人才、高级工艺美术师、山东省首席技师、山东省轻工行业首席技师,2016“十大匠心山东人”、第三届齐鲁文化之星、首届博山区陶瓷琉璃行业拔尖人才、国家级大师工作室领办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博山鸡油黄与鸡肝石琉璃烧制技艺传承人,国家发明专利—一种鸡油黄琉璃的生产方法及玻璃以及基于此玻璃的浮雕加工工艺发明人。

“鸡油黄”琉璃作品不仅多次在省,国家创新设计大赛中斩获金奖,还被澳大利亚、英国等囯家博物馆收藏。2015年“鸡油黄”琉璃作为特色文创产品被故宫博物院宝蕴楼收藏并长期展示陈列,17年又与故宫博物院达成进一步合作协议,用“鸡油黄”琉璃一比一复制故宫博物院馆藏仿清藏品,真正实现名贵琉璃“来自造办处,重回紫禁城”的回归。所以说,这位中国工艺美术行业艺术大师创作背后一定经历了很多的艰辛。

01 自幼刻苦学习,继承传统

淄博市博山区是我国著名的“琉璃之乡”,有据可考的琉璃生产史可以追溯到元代。孙云毅大师的远祖业琉璃,明时,加入“内官监”之外设“琉璃厂”,为在籍“青帘匠”。入清后,先后在内务府匠作处、养心殿造办处服役。乾隆年间,其先祖曾参加御用“鸡油黄”料器制作。清末民初,孙氏家族成立“和顺炉”烧造琉璃料器,遍销大江南北,闻名全国。

⑴刻苦学习

孙云毅自幼最初跟着叔叔学习国画,每天都会画到晚上12点,1983年,16岁的孙云毅来到博山美术琉璃厂工作,并在此学习鼻烟壶内画技艺,每天都会超额完成作业。在工作中,在完成厂里任务后,其余的时间都用在画画上,所以孙云毅发现自己的知识不足,1986年,他考入中国书画函授大学,随后又在1990年考入山东轻工美校进行了4年研修。这些为他以后的艺术造诣打下了基础。

⑵打开眼界,准备下海经商

进修回来之后,他认为自己要学会开汽车。上世纪90年代,他感觉自己坐不住了,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准备下海。遭到父亲的反对,他只好妥协在工厂里干了一阵子,之后他选择下海经商做装修设计。

①变得浮躁

下海经商之后,孙云毅就变得很忙碌,朋友聚会,有项目的时候跑项目。因为性格豪爽,他又有好酒量,所以在那段时间之内经常是喝醉,给人的感觉就是心静不下来了,他认为自己荒废了自己很多的时光。

②萌生重回琉璃厂的想法

或许是因为血液当中流淌的琉璃匠人的血液在起作用。孙云毅在干了10年的装修设计之后,又想重新回到琉璃厂工作。此时叔叔和父亲正在家里,按照传统方法烧制“鸡油黄”,但成品率依然很低。因为当年,这种东西只是皇宫里才能使用的,所以他的出生高度就比较高,准入门槛比较高。

虽然“鸡油黄”还在孙云毅心中有很高的地位,但是苛刻的成品标准已经让很多琉璃匠人望而却步。随着技术的发展,一些成品颜色不一样的“鸡油黄”开始在市场出现。慢慢的这种黄色琉璃,已经失去了在博山人们心中的地位。

于是,“传承”、“保护”成为了孙云毅人生的关键词。一直以来,原料配方是决定“鸡油黄”最终成品率核心技术,但是配方又是依靠口耳相传和每个人的经验来决定。他又研发出新的原料配方,把先辈留下的东西,要保护好。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不分白天黑夜埋头钻研,致力于鸡油黄制作工艺的研发。

02 潜心研制,掌握“鸡油黄”核心技术

⑴研究配方

孙云毅的父亲和叔叔召集到原来企业的一些技术工人,仔细研究前人留下的各种资料,发掘古代配方中的精华,一遍遍实验,一遍遍总结。

为了试验新配方,所以孙云毅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寻找适合的配料,用最好的材料做最好的产品,什么材料适合材料就用什么材料。不讲究产地,但是还要保留我们传统的气息,必须用我们自己的着色机剂。

骏马奔腾 驰骋天下——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叶萌春

叶萌春在雕刻《马舞》。 叶萌春,籍贯乐清,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温州市工艺美术研究院院长,温州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长,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木雕委员会副主任。出生于黄杨木雕世家,从业40余年来,渉猎黄杨木雕、骨嵌雕、佛像雕塑等艺术,创作了不少优秀作品并

新配方的试验过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成功,只能通过经验来确定成果。比如说我们今天的颜色有变化,添加的数量是多少?孙云毅说十缸九不成”之说的原因,是因为相对于制作陶瓷、普通琉璃,鸡油黄在配方、烧制炉温等方面显得非常难控制,即使将原料、炉温保持在同一参数下,也可能会因为天气或冷却时间等很细微的因素导致最终的失败。

实验过程可能是一年,还是可能是十年,这些都不知道。但是这种持续的试验投入是巨大,从传统的制作方法八种添加原料,变成了十六种添加燃料,而且还要保持制作的质量。

这样持续了2年多,就出现资金困难,把100多万的家底全部投入进去,却仍然没有掌握理想的配方。为了生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孙云毅和叔叔还有父亲不得不承接其他的琉璃订单来保障“鸡油黄”的生产和研发。再由孙云逸把这些成品推出去。几年下来鸡油黄的成品率才有所上升,多少也能卖一部分。

⑵终于“复活”了鸡油黄制作工艺

2007年,孙云毅通过不断研究各种记载和文献资料,在材料、工艺和技术及器型设计诸方面进行了改进,逐渐完善了自己的工艺,成功恢复了“鸡油黄”烧制技艺。生产的鸡油黄作品无论从色泽度还是纯净度,都是在保留传统工艺的基础上,大胆创新,既环保又安全,使制作过程更具观赏性。成为“孙氏鸡油黄”的第五代传承人。

孙云毅在2012年注册的商标,又申请了发明专利。

04 工艺品到艺术品的飞跃

⑴展示自己的审美情绪,学术修养

解决配方,又有了新的目标,孙云毅想借鉴传统的器形,在根据当今的时代做一些延展和发展,代表了自己的审美情绪,学术修养。

2012年开始开始在国内外频频获奖,被澳大利亚等许多国家博物馆收藏,各种荣誉也接踵而来。他的作品《儒释道三圣法像》获得2013年“金凤凰”创新产品设计大奖赛金奖,《琉璃烟壶镌刻·草间偷活》获得2013“国信·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银奖。

淄博市轻工纺织行业协会会长赵鹏赞扬孙云毅说:“从先辈传到孙云毅这一辈,有点集大成的意思。把产业链给弄明白了,又比上一代高了一个档次。赋予了它更多的时代感和审美的内涵。我们这个行业需要的是内外兼修,能真正做到的人,还是太少。前段时间,陶琉大师孙凤军也曾登上央视,这样的专题片,对他们本人来说是一种肯定,对业内人士来说是一种激励。这是文化最好的时代,只要文化环境营造得好,未来淄博会有更多这样德艺双馨的大师。”

⑵精益求精的匠心

孙云毅始终用一颗精益求精的匠心,对待他的每一件作品。以保证鸡油黄的品质,哪怕颜色只是稍有偏差或出现一丝气泡,我们也会将其视为次品作废。所以时常与父亲争论生产的器型的大小。因为他是不考虑成本,只是首先考虑能不能做成这件事。

在制作成形的鸡油黄,他会挑选一批来进行瓶底雕刻,他把自己心仪的图案画在上面。所以每次创作时,他都会自己去听高品质的音乐,因为这样可以让自己理清思路。

05 与故宫博物院合作,“鸡油黄”走出大山

随着孙云毅名气越来越大,他的鸡油黄作品也越来越受到人们关注。2015年作品被故宫博物院选为宝蕴楼长期陈设和展示的文创精品项目,无疑是其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因为鸡油黄是博山工人从造办处带回去的技艺的,现在琉璃技艺已经做出已经超过了原有的技艺。这件事情让他感到很自豪。

22017年,康乾琉璃公司与故宫博物院签订三年合约,用鸡油黄琉璃1:1复制故宫博物院的馆藏文物。这是故宫博物院建院以来首次以琉璃为载体复制文物,孙云毅的实力再一次得到印证。

【树叶有话说】

  1. 从事琉璃艺术制作30余年以来,孙云毅逐渐热爱并掌握了琉璃艺术的灵魂和精髓,并把传承琉璃艺术作为毕生所求。在父辈们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经过多年的潜心学习和创新创作,凭借着努力和坚持,带着一颗敬业奉献、踏实肯干的“工匠之心”,通过不断地摸索实践,系统改良了名贵料器鸡油黄、鸡肝石的技术和配方规范,使“鸡油黄”制作及基于此的琉璃浮雕加工工艺得到了保护、继承和发展,大幅度提高了成品率及产品颜色的纯正度,同时,在行业内独家研制了以鸡油黄废弃熟料为原料生产鸡肝石的工艺,变废为宝,节约了成本,减少了环境污染。
  1. 孙云毅这么多年对鸡油黄琉璃的研制,靠的就是对这份职业的热爱。鸡油黄料器是博山人民辛勤和智慧的结晶,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中的瑰宝。希望孙云毅一定要把它保护好、传承下去。

本文源自头条号:爱读书的胆小鬼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贵州的第一个工艺美术大师,他的作品以“贵州”为内核

刘雍, 1944年5月生,贵州福泉人,贵州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家”荣誉称号。先后在《美术》《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大公报》等著名报刊上发表各种作品2000余件。在中国美术馆及美国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