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我们这一代消失

2020-06-29 7:28 非遗匠人 青蓝猛犸

特殊日子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小学落地生根,值得珍藏的记忆

#一起来做传承人# 不要让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我们这一代消失

——2006年7月田青在舟山“中华民间锣鼓专题学术研讨会”上的即兴讲话

首先向各代表队的领队,向传承传统艺术的民间艺术家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在不久前6月10日北京举行的遗产日纪念活动里,我们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办了一场演出。这场演出的演员大都是普普通通的农民、牧民,节目都是原生态的音乐、歌舞和戏剧。当时我做主持人,在整个晚会结束的时候,我很激动地讲了这样一段话:面对我们如此丰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应该心存感激。第一,要感激我们祖先,是他们的天才和创造,才让我们的今天还能拥有这份自豪;第二,要感激那些传承着我们古老的传统文化的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因为他们的坚持和承担,我们祖先的血脉才没有在今天中断。我的这两个感激,一是感激祖先;一是感激人民。至于我们各级政府做的保护工作是应该的、是分内的,做不好应该批评,没有必要特别感谢。当然,今天我们来到这里,还是应该感谢浙江省文化部门和舟山市政府,尤其是舟山市政府,提供了一个能够展现来自不同地区传统文化,交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经验的平台。

今天我想谈谈我们为什么要开这样的会,为什么要举办这样的比赛,这也就是我们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意义。2006年,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突然成为一个社会热点,从电视到平面的媒体都给予高度关注,实际上这反映了全社会包括党和政府对时代发展的崭新认识,是一个进步。

过去我们叫“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现在改名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有的人说这仅仅是因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一个“人类和口头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录,为了和国际接轨。其实不仅仅如此。这个改变反映了我们对社会的认识,简单地说就是现代化发展到今天,我们的经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中国人在经济建设上创造了一个奇迹,那就是在20年里从来没有这么多人——十几亿人在经济发展中得到这么大的好处,这么多人的物质生活得以提高,自从有人类历史以来都没有过这么大的进步。但是,历史发展到今天,我们再回眸来看的时候,许多有识之士开始发现我们在向现代化迅速奔跑的过程当中,因为跑得太快了,一边跑一边往下掉东西。我们没有注意到,我们把爷爷奶奶偷偷藏在贴身衣服里的传家宝都跑丢了。我曾经做过这样的比喻:非物质文化遗产就像一张白纸,而我们现代整个社会就像一个飞速奔驰的列车。这张白纸就在窗口上飘着,只要我们一打开车窗,这张白纸就会“唰”一下飞出去,我们一把没抓住,就永远找不回来了。所以今天从中央领导一直到学者,都高度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有其重要的原因,也有它的道理。应该说人类所有的进步都要付出代价,就像现代化的建设,我们总是先建设,造成污染之后再治理。古人云:“衣食足,然后知荣辱。”当温饱都没有解决的时候,不会考虑保护环境,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今天我们解决了温饱之后,才有可能发现在这过程当中所忽略的问题,就是民族文化面临着一个断层。

当前的形势大家都清楚,作为学者我可以这样讲,我们当前民族文化的断层很严重,尤其是青年一代对传统文化的认知极其薄弱。518个国家级非遗项目里包括6个中国传统节日,这些传统节日原本承担了很多的社会职能,其中一个功能就是发泄情绪。每个民族都有狂欢节,我们中国过去把元宵节叫“闹元宵”。一个“闹”字就确切、生动地说明了元宵节的意义。这个民族劳累了一年,春耕夏作,到了这天可以做平常不能做的事情,可以吃平常不能吃的好东西;在这一天我们允许自己放松,甚至放纵。这是人类社会自我调节的一种方式,但是我们现在没有了。所以现在我国3亿人半夜3点爬起来看一个叫作厄瓜多尔的国家队踢球,而且全世界只有中国从头到尾转播每一场足球赛,当然我不是反对看球,但是深思起来有很多令人担忧的问题。整个民族无意识地被媒体、被商业炒作拉着走,这种“从众”的现象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突出。为什么大家从众?从众似乎就是追求时尚,否则就觉得自己落后了。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是最有危机感的民族,我们唯恐别人说自己落后,害怕别人说自己没有发展、没有进步、没有时尚。

今天我们的孩子跟世界其他国家的孩子一样,都得学英语,上互联网。他们追求的都是要穿耐克的鞋,穿阿迪达斯的运动服,吃麦当劳。我们自己的文化在世界一元化的现代化浪潮中岌岌可危。再说一句不恰当的话:我们明天都现代化、国际化、都市化了,但是民族文化的特性不断消失。我们终于成为一个现代人、一个国际人,但是我们已不是中国人了!

有记者问我,你能不能简单地讲什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回答说,所有决定我们是中国人的,除了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之外的一切东西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有自己的语言,我们有自己的审美观念,我们有自己的娱乐方式,我们有自己的文化传承,我们有自己的风俗,我们有自己的饮食习惯。这一切都决定了我们是中国人不是外国人,但是今天的这一切都在淡化、弱化、消失。

中国20世纪80年代编《中国戏曲志》的时候做了统计,民间戏剧有近400个。但是今天大约只剩下200个,尤其是最近20年的时间消失最严重。山西省统计的数字比较准确,20世纪80年代有49个地方剧种,今天还剩28个,其中21个剧种消失了。剧种的概念是什么?就像乐种一样,它有自己传承及形成过程,有上百年甚至几百年的历史,有独特的、跟其他剧种不同的表现手段与唱腔形式。除了内容结构、伴奏乐器、表现程式外,还要有一套自己的剧目。每一个地方剧种都有几十个乃至上百个剧目,还要有著名的、能够吸引人的名角,同时还有几十年才能培养起来的代代相传的观众群。但是现在仅山西一个省的21个剧种就没有了,所以我们今天提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作为文化人,想到的就是我们中华民族有着几千年的历史,有着几千年的辉煌,而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是活着的历史,这有别于《二十四史》中记载的文字的历史,它一直活到今天、传到今天,这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假如这些东西在我们这一代消失,那么这一代就是罪人!我们现代化成功了,但是把历史丢掉了,为现代化付出的代价是历史的中断,是审美记忆的消逝,是传统文化的断裂。为了现代化我们可以付出很多东西,但是我们没有必要,也没有权利把祖先传给我们的东西付出。

而作为国家政府考虑的是什么?为什么国家现在大力地扶持、支持这个工作?胡锦涛主席在很多国际场合都强调要保护文化多样性。什么叫保护文化的多样性?很简单,未来的文化不能是一元化的文化;不能全世界10亿人同一天晚上起来看一场球赛;不能全世界的年轻人同一天进入电影院看同步上映的好莱坞大片;不能让所有的歌手在不同的舞台上都唱西方舞台上的歌;不能让西方文化变成唯一的文化。我不是说好莱坞大片不好,也不是说世界杯足球赛不精彩、不应该看,问题是这些世界的主流文化已经以排山倒海之势进入中国,在给我们带来享受的同时,把我们的历史打断了,把我们的传统文化挤压到边缘和角落。今天国家提出了保护文化多样性,其实就是保护中国文化在世界存在的地位和影响力。文化的影响力是巨大的,美国不光是靠它的大兵,靠它的武器,可以说,美国是用文化征服世界。20世纪五六十年代经常提起的“和平演变”这个名词,有兴趣的人可以去查查它的内容和方式,就会理解为何中央领导大力扶持、宣传保护文化的多样性,为什么大力扶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因为“和平演变”这个被遗忘的名词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慢慢变成了现实。我们的青年人不再对自己的节日感兴趣了,过春节、过端午节没意思,却要过情人节、过圣诞节,这才洋气和时髦。当要追求洋气和时髦的潮流与我们急于发展的欲望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就带来许多问题。我们在发展、在追求进步的同时,一时难以分辨哪些东西是好的、哪些东西是坏的。

优秀传统文化—嘉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嘉祥石雕

中国石雕艺术之乡 嘉祥县位于山东省西南部,隶属孔孟之乡济宁市管辖,因春秋末期“西狩获麟”于此地,取其嘉美祥瑞之意而得名,是中国古代四大圣人之一——宗圣曾子的故里。 石雕,是我国五大传统雕塑(陶、木、石、铜、泥)的组成部分,是按材料分类之雕塑品

所以我要讲一个问题,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赶快改变思想。我们每个人都谈与时俱进,什么叫与时俱进?当今的与时俱进就是要跟上中央的文化政策。我们20世纪五六十年代曾经谈的“古为今用,推陈出新”的观点,那是中国工业化刚起步时的思想,是那个年代的思想,今天我们还在谈这样的观点,还会认为是进步的思想吗?今天中央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精神是:“抢救为主,保护第一”。

我们知道日本现代化程度比中国高,但是日本的传统艺术一点也没有变啊,他们从来没有在演能乐的时候加入电子琴,虽然日本的雅马哈电子琴是世界上产量最多的,但他的传统艺术中绝不会加入电声。弹三味线绝不会加入流行歌曲,如果要发展,你可以去搞交响乐、去搞摇滚乐、去搞新的艺术形式。他们的发展和保护没有矛盾,是“大道朝天,各走一边”。巴黎城区的所有建筑都不允许随意改变外貌,受法律保护。法国是私有制国家,看门不顺眼把它拆下来可以吗?犯法!城市的外貌像人的外貌一样,是一个特征,是一个文化,他们最先认识到这点。房子里面装抽水马桶、装空调都可以,房子的外表却不能改变。但是现在从萧山机场到杭州的路上看不到一栋白墙乌瓦,过去江南的景观几乎已经全改变了,统统变成了不伦不类、不中不西的“建筑垃圾”,谁的责任啊?!今天我们从事文化工作的人应该认识到,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落后了。不是发展就是进步,保护也是一种进步。巴黎老区的所有房子都受保护,那创新怎么办?他们专门开辟了一个区,这个区是用来发展的,建玻璃大楼,建新的凯旋门,结果是世界各地的游客看完了古老的巴黎还要去看新巴黎。

我们自己把所有的传统风貌都“发展”了,把旧的庙宇、祠堂拆了,然后盖仿古的建筑。上行下效,北京的平安大道就是这样盖起来,把一路上真正清代、明代的建筑都拆了,然后造仿清的建筑,有钱有权的人就可以决定这个事。现在都在说,北京城如果保留好四合院,不单是保留文化,仅仅从功利的目的来讲,也给中国留下极大的财富。外国人没见过四合院,他希望住在里面享受一下,而我们自己却把它都拆了。当年梁思成跟毛主席建议我们要保留原有的北京古城,但当时的思想是要迅速工业化,“脱农入工”,把农业文明包括农业时代所创造的一切文化,所留给我们的一切美丽都抛弃掉,因此梁思成的英明建议被否定了。今天我们仍然没有采用他的建议,我们还在拆,而且是大拆特拆。现在很多地方错误地理解“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以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就是把旧的祠堂,旧的老宅子整个推掉,重新建成一模一样的、军营一样的房子。如果真是这样,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如此地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把整个中国建成一座座如同兵营一样的建筑,我们将怎么对子孙交代啊?!他们会说你们这一代人拙劣到如此程度,不知道什么是美吗?我们所有对古代的甚至几十年前的美好记忆,就随着这样的“新农村建设”统统消失了。

所以今天,国家如此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包括518项进入“名录”的项目,我们下一步要做的事是逐步建立一个管理、审查的机制。进入“名录”以后要制订保护计划,要提出如何保护它。国家有资助经费,也要履行检查的义务。当前形势的严峻,大家仔细想一想,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负责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工作的时候,上任后对我的部下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在和时间赛跑、在和现代化赛跑。其实,“现代化”在我们心里就是西方化的代名词。我们提倡的和国际接轨绝不是和柬埔寨接轨,绝不是和厄瓜多尔接轨,甚至主要也不是与欧洲国家接轨,其实就是与美国接轨。而西方化的结果就是自己丧失了自己,丧失了祖先留给我们的东西。过去我们的先贤很早就提出了“世界大同”的理想,但是现在世界基本大同了,但现在这个“大同”是别人同化你,使你失去了自己的文化。

我们每个文化人,都应该向传承民族民间文化的普通的农、渔、牧民致敬,我们应该感谢他们,因为时间差,在他们还没有富起来进行破坏性发展的时候,使我们还能够看到祖先留下的东西,还能够保留优秀的民族文化。所以今天做保护工作包括从事艺术工作的人,在思想上要赶快与时俱进,从“古为今用,推陈出新”与时俱进到“抢救第一,保护为主”中来。这才是先进的,不是锣鼓乐非得加上电子琴才是进步的。

现在很多传统礼仪、民俗都没有了,我们有很好的东西,有锣鼓乐、笙管乐,有上百年积累的丰富的传统曲目,我们现在抛弃了外国人都认为是了不得的自己的东西,而去学习西方。看到好东西自己不知道好,这难道不可怕吗?现在有很多人,把传统文化当作垃圾,而把西方的垃圾当作珍宝。

前段时间有记者问我,目前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我认为不是经费的问题,也不是人才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思想陈旧,是意识的问题。我要明确地告诉大家:“什么都要发展”的思想是陈旧的!世界先进国家都不是这个概念。我们怕被别人说落后,我们自卑,所以从五四开始我们就犯这个错误,毁灭自己的文化,以为这样就是进步。

把古老的东西保护下来,是我们这代人责无旁贷的、推卸不了的责任。假如我们今天推卸责任,完成不了这个任务,我们就无法面对我们的子孙。

现在的孩子学“烟花三月下扬州”古诗,会问自己的妈妈:白墙乌瓦江南水乡哪去了?我们将无从回答。我们如何告诉我们的孩子?难道将来由于政策的原因,我们不但要跟孩子解释什么是亲哥哥、亲姐姐,还要从小对孩子讲什么是蓝天、什么是白云吗?我们将来要跟后代解释多少由于政策失误而造成的恶果啊!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人的能力和认识也是有限的。人类的智力和审美能力不会随着时间的演进而自动进步,从这个角度来说不是一代比一代强,不是我们今天创造的一定比祖先留下来的东西好。北京的景泰蓝这次进入了“保护名录”,但是这个品种岌岌可危。过去景泰蓝是非常珍贵的,现在路边小摊到处都是,变成了庸俗不堪的东西。北京的雕漆更甚,过去的大漆是一层一层地刷,要刷几十层然后手工雕,很有层次感。后来中国人现代化了,改手工雕为筑模子,“多快好省”,结果没人要了。前不久宁夏有个保安腰刀的厂长给我写信,说他们目前由于资金等问题很困难,无法机械化大量生产,请教我有没有好的办法解决目前的问题。他的问题突然让我想起去日本的时候,看到日本倭刀的传统手工艺一点也没有改变,一把倭刀能卖几千美金。我们用廉价的材料和机械化生产代替手工生产,这是砸了自己的饭碗。我也曾经在新疆看到路边卖的维吾尔的英吉沙刀,粗制滥造,用塑料代替宝石来装饰刀柄,遍地都是,一代名刀从此消失,用所谓的机械化生产代替了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手工技艺。我们今天不要再犯这错误了,所以要跟时间赛跑,要跟这种传统的思维方式做斗争,要树立先进的、进步的思想。真正现代的思想不是一提发展都要发展,传统的艺术就要保持它的原汁原味。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会发现上帝是公平的,他不但让那些先富起来的人先丢掉了自己的灵魂,他还给那些至今还在贫穷中挣扎的人留下了财富,留下了给他将来富起来的一条发展的路。

通过这次锣鼓邀请赛,我们看到了艺术本质的东西。大家应该端正一下思想,就是如何对祖先的文化重新建立一种崇敬之心。今天,我们为什么在这里举行祭海节,祭祀祖先?人对自然要有敬畏、要有感激。我们舟山400多种的水产是大海给予的,我们应该有一个仪式来表达对大自然的感激。今天,我是有感而发,我常年在民间进行采风工作,对民间的东西是熟悉的,不是无的放矢。我希望通过交流展示,大家共同努力把祖先传承下来的东西保护起来,不要让我们成为愧对子孙的一代。

本文源自头条号:潮汕巧趣事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鲁西南鼓吹乐”

鲁西南鼓吹乐 鲁西南鼓吹乐是山东鼓吹乐的重要流派,是一种以唢呐为主要演奏乐器的民间艺术形式,嘉祥县是鲁西南鼓吹乐的主要分布地区之一。 关于鲁西南鼓吹乐最早的史料记录,是建造于东汉末年武氏祠内的画像石,武氏祠有六块石刻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当时鼓吹乐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