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千年农耕非物质文化遗产,武功古镇竹篓编织手艺的老人

2020-05-19 19:28 非遗匠人 青蓝猛犸

「往事」蒲县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四醮朝山雨中进行

由于今年新冠疫情的影响,许多大型活动都取消,或在人数及防护上采取措施。虽然“四醮朝山”已成功申报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朝山人受到限制,笔者也没有亲眼目睹,只好将2014年与同事一起采访写作的雨中进行的“四醮朝山”与广大读者共享。 蒲县东岳庙是

迎着暖暖的春风,柳条抽出了嫩芽,就像五线谱上挂满的音符!和煦的阳光中,沉睡了一个冬天的麦苗抖落着晨露,舒展着身姿。

农历二月的古城,春姑娘用她手中的画笔梳妆打扮着田野的一切。春日的古城手艺人也开始了他们一年的辛苦劳作。

画面中编织竹背篓的这位老人叫夏顺弟,今年80岁,家住武功古城二水寺村二组。

夏顺第老人编织的是竹子背篓。老人先将四根竹条一组和另外一组摆放成十字。然后在一组一组进行交叉编进。

问起了竹条的来源,老人告诉我,大多来自凤翔县,当地人从山里砍来竹子,再加工成竹条卖到市场,所以编制竹背篓用的竹料很充足。

编织过程,遇到竹节较大的竹条,就必须用刀子削平。大约十多分钟,背篓的底部就编织好了,这时老人就可以坐在小板凳上,来一圈一圈编织背篓的侧面了,竹篓的底是五乘五经纬交叉的。

老人说,他是从60年代就开始编织背篓和其它竹器了。当时是给供销社编,一个背篓需要大半天时间才可以编织成,供销社当时给老人八角钱工钱。

说起六七十年代生产队干活几公分的那段日子,老人有些激动,只是不断重复着说当时太苦了。

大约有半个多小时,整个背篓的底部做起来了。这时,老人编织的速度开始加快了。

考古资料证明,人类开始定居生活后,便从事简单的农业和畜牧业生产,所获的米粟和猎取的食物稍有剩余,为了不时之需,就要把食物存放起来。这时候便就地取材,使用各种石斧、石刀等工具砍来植物的枝条编成篮、筐等器皿。实践中,发现竹子开裂性强,富有弹性和韧性,而且能编易织,坚固耐用。于是,竹子便成了当时器皿编制的主要材料。

在殷商时代,竹藤的编织纹样丰富了起来,在陶的印纹上出现了方格纹、米字纹、回纹、波纹等纹饰。到了春秋战国时代,竹的利用率得到扩大,竹子的编织逐步向工艺方面发展,竹编图案的装饰气味越来越浓,编织也日见精细。

天启棍基本棍法与实战(下)西棍之冠、技击性强,非物质文化遗产

天启棍是甘肃省人民政府2011年3月16日公布的第三批甘肃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地区是临夏州临夏市。它历史悠久,内容丰富,风格独特,传承有序,自成体系,被武术界誉为“西棍之冠”。 天启棍是一个内容十分丰富的棍术流派。尤以抡子(基础棍法)、大小折子(

战国时期的楚国编织技法也已经十分发达,出土的有:竹席、竹帘、竹笥(即竹箱)、竹扇、竹篮、竹篓、竹筐等近百余件。秦汉时期的竹编沿袭了楚国的编织技艺。1980年我国考古工作者在西安出土的“秦陵铜马车”底部铸有方格纹,据专家分析,这方格纹就是根据当时竹编席子编织的方格纹翻铸的。

灯节活动自唐代以来就在民间流传,至宋代已经十分流行。一些达官贵人往往会请制灯艺人创制精致的花灯。其中一种就是以竹篾扎骨,在外围糊上丝绸或彩纸,有的还用竹丝编织作为装饰。龙灯起源于汉代,到宋代更为盛行。龙头、龙身大多以竹篾作肋骨编制而成,龙身上的鳞片也往往用竹丝扎结。

明代初期,江南一带从事竹编的艺人不断增加,游街窜巷上门加工。竹席、竹篮、竹箱都是相当讲究的工艺竹编。明代中期,竹编的用途进一步扩大,编织越来越精巧,还和漆器等工艺结合起来,创制了不少上档次的竹编器皿。如珍藏书画的画盒、盛放首饰的小圆盒等。

明清时期,特别是乾隆以后,竹编工艺得到全面发展。19世纪末至20世纪30年代,中国南方各地的工艺竹编勃勃兴起。竹编技法和编织图案得到完善,汇集起来已经有150余种编织法。

20世纪50年代以后,竹编艺术开始名正言顺的归口到工艺美术行业,进入了艺术的殿堂。技艺高超的竹编艺人也大量涌现,有的还被评上了“工艺美术师”、“高级工艺美术师”的技术职务,并获得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竹工艺大师”的荣誉称号。

进入21世纪以后,竹编工艺渐渐失去市场竞争力而出现滑坡,其编织技艺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

夏顺第老人竹背篓的编织过程大体可分起底、编织、锁口三道工序。在编织过程中,以经纬编织法为主。夏顺第老人竹器的编织主要是与农村劳动生活相关的工具,而在我们武功古城南边的周至县尚村镇张屯村和龚家庄村,除了生活农具外,他们却有很多竹器手艺人还编织竹子工艺品。

夏顺弟老人告诉我,随着农业机械化在武功古城的快速发展,曾经秋收要用到的竹器农具已大多闲置,派不上用场。

古城秋收的场景,背篓和负笼也有着它们不可替代的方便。从武功和周至两地情况看,像夏顺弟这样的竹编艺人大多已经是60岁以上年龄的老人了

由于受到市场经济和高新技术产业的冲击,竹编技艺后继乏人,年轻人当中几乎没人肯学,这一传统技艺将面临失传。竹影和诗瘦,梅花入梦香。

在武功古城悠久的历史上,老百姓在生产生活实践中创造的许多宝贵的民间技艺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去好好发掘、记录和发扬光大。衷心祝福夏顺弟老人笑口常开!

​支持手艺人支持非物质文化遗产!欢迎点赞、评论留言!

本文源自头条号:武功电商园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中宁县:线上“非遗大课堂”开讲 让非遗文化融入生活

近日,中宁县2020年“非遗大课堂”线上开课,通过县内主要媒体平台传播,进一步推进全县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生产性保护,让非遗文化融入民众生活。 首堂课程邀请自治区非遗项目传承人马文祥,为大家讲解了“咪咪制作与演奏”。“咪咪”是流传在中国西北地区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