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象牙雕“活”了|“燕京八绝”传承人李春珂

2020-03-08 19:44 猛犸资讯 猛犸工厂

岭南牙雕(三)—玲珑剔透心

气韵生动,

是我一生孜孜以求的艺术境界。

古已有之的宫廷艺术牙雕,

无论怎么变,

都不能忘记文化的本源,

只有保持艺术的尊严,

才能保持艺术的魅力。

 

李春珂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北京特级工艺美术大师,北京象牙雕刻厂高级技师

先后从师于工艺美术大师杨士俊,孙森学习花鸟,人物等象牙雕刻,有着深厚的文化艺术底蕴。擅长牙、竹、木、角雕刻,继承、探索中国传统艺术。李春珂与象牙雕刻为伍已40余年,其作品最大特点是将绘画艺术融入雕刻作品之中,同时又以娴熟的牙雕技法阐释中国传统文化。

1949年生于北京

1964年进入北京象牙雕刻厂工作至今

19751976年,在中国工艺美院进修毕业

1983年,在西北大学的“汉唐工艺研究班”学习

2002年作品《韩熙载夜宴图》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银奖

2003年作品《韩熙载夜宴图》获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举办《第五届中国(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金奖

2004年作品《观音应化图》获西博会银奖

【重磅】战略新升级 借势高尔夫

2005年作品《清内宫仕女》获北京工艺美术展“工美杯“金奖

北京牙雕曾被称为京城工艺美术四大名旦之首,但是现在部分雕刻技艺已经失传,仅余的几位牙雕大师年龄均在50岁以上。曾有人坦言,如此发展下去,10年之内,北京牙雕将灭亡。作为燕京八绝之一的牙雕,这门旧时皇家工艺传承至今有着浓厚的积淀,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象牙雕刻传承人,李春珂钻研牙雕艺术五十余年,在传统文化及雕刻艺术的造型语言方面,将传统绘画艺术巧妙地融入在作品中,无论是人物造型的高度概括,还是面部表情的细致刻画,都重在以形写神,强调神韵。



15岁开进入北京市牙雕厂,年轻气盛的李春珂一门心思想把最好的技术学到手,只要能学到技术再苦再累也不怕。梦想的牵引使他的牙雕技艺突飞猛进。到了上世纪80年代,他的牙雕技艺已日臻成熟,在业内渐渐有了名声,但是他却在当年的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中落了选。也许,对于一个新人,一个年轻人,工艺美术界还要继续考验他。

千锤百炼使李春柯的雕刻技法炉火纯青,但他也越来越感觉到创作的瓶颈。1983年轻工部举办的“汉唐工艺美术研究班”让他顿悟了症结所在,领会了牙雕的真谛。



牙雕作为一门艺术,雕刻技巧固然重要,但是真正让一件牙雕作品“活”起来的,是历史的积淀与文化的滋养,他们塑造的才是作品的灵魂。牙雕是手工活不假,但归根结底是一种艺术创作,并不是所有的匠人都能够企及的。于是,李春珂开始从思想的角度来理解牙雕作品、创作牙雕作品。这个过程让李春珂感到的是力不从心,雕工虽好亦枉然。只有初中文化的他重新拾起书卷,读老庄孔孟,讼唐诗宋词,日复一日中他越来越体悟到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与无穷魅力。

 

李春珂最喜欢用作品说话,这不是因为他不善言辞,而是因为他将更多的所思所感融进了作品之中。牙雕是个做减法的活,“覆水难收”,每个牙雕师下凿子之前都要深思熟虑一番,大的做什么,剩下的边角料做什么。

 

李春珂珍爱的并不是多家媒体曾报道的《韩熙载夜宴图》,而是几个小件清宫仕女的作品,其中最珍爱的是一个举着瓦罐的仕女形象,女子端庄典雅,瓦罐置于右肩之上,更显身姿婀娜,而这件作品在牙雕史上是一个突破,因为里面有一个传统与现代结合的奇迹。他说,“牙雕就是讲个味儿,不要以为大件的就是好的,关键是要经得起推敲,放大之后不会变形,而越品越有味,这才叫牙雕精品。”



从学生转变到老师,无论是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硕士研究生导师,还是北京服装学院客座教授的身份,李春珂说他的任务就是把牙雕更好的传承、创新,然后一直延续下去。李春珂做活儿从不用电动工具,在他的工作室里摆放的都是大大小小的凿子、雕刀、刮刀、角刀、锉刀,以及牙锯、木锤等工具。从毛坯的凿活儿,到定形后的铲活儿,都是手工。他说,雕活儿就是手工活儿,用了电动工具,活儿的味道就变了。

李春珂的作品,实实在在。活儿如其人。打量这位大师,他中等身材,方面阔口,性格内向,不善言谈,敦厚善良,眉宇间透着一种执著,长时间接触,会感觉到认性,认准的事非要干到底。


在李春珂看来,从细腻程度来讲,任何材料也比不了象牙雕刻。“你比如做木雕做镂空容易就掉了、碎了,玉做薄,有时在做的过程当中就碎了。而象牙不会掉,做多薄多细都不会开裂,所以最适于雕刻,而且还能着色,要什么颜色可以上什么颜色,这一点是任何材料比不了的,做出来的东西比较生动。再加上象牙本身独有的天然纹路,那种白不是发干的白,做出来的作品非常漂亮。”由于受原材料的限制,体积就这么大,尺寸外沿就那么大,所以怎么“以小见大”变成象牙雕刻最重要的课题。“象牙雕刻主要是学习怎么用料,用技艺手段把料用好了,可以拓展象牙的空间感,从视觉上‘放大’了原材料,突破限制。”李春珂说到。  

 

 如今在提到象牙时,大众经常首先会想到的是象牙的走私和买卖,这多多少少造成了对象牙雕刻的材料来源的误解。李春珂坦言,象牙属于国家管控的物资,我国政府一直遵守着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严厉打击滥杀、走私象牙的行为。所有合法途径取得的象牙原材料,全部是由联合国给予配额,每一根象牙都有备案。“其实每年自然死亡的象牙料根本用不完,比你用的料多多了,但是近年来因为相关的管控不够,有一些人为了牟利就进行象牙走私,走私之后拿回来的料做得粗制滥造、乱七八糟,把这个行业都给毁了。从50多年前,我进入北京象牙雕刻厂开始,所使用的每一只牙料都是国家林业局批下的,配有大象的死亡证明,证明所使用的牙料,来自于自然死亡的大象。而即便因为象牙材料的稀少,我们也会采用替代品,如猛犸象牙。最后一批猛犸象大约于公元前2000年灭绝,因为已经在地下埋了数万年,象牙大量出土后,表面被侵蚀,容易开裂,但是其内质和象牙基本一致,可以代替象牙材料。”李春珂说到。 


李春珂的作品集中诠释了北派牙雕的古典气韵。他说:“气韵生动是我一生孜孜以求的艺术境界,古已有之的宫廷艺术牙雕,无论怎么变,都不能忘记文化的本源,只有保持艺术的尊严,才能保持艺术的魅力。”   

海派牙雕 中国牙雕流派中的一股清流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